山与灯

看文收藏小号。

这个问题很喜欢所以这边也放一下

jaywalking:



这个问题我很喜欢,所以单独答一下。


 


首先,一般人到我这个年龄都不能行将朽木。不存在的。Just三十当头而已。


举个栗子,我最近追音乐剧,Aster这人特别讨厌,老问我听罗朱的《二十当头》的感觉如何。我觉得她八成是个瞎的,既然奔四的达米安萨格老师至今还和他的好基友(无一不是三十当头,即将奔四)激情热舞,带着满场子二十当头甚至没有年龄二十的妹妹一顿瞎蹦,也没见哪个太平洋的警察跳出来说你三十了不许再唱二十岁的歌。所以,我有什么好唏嘘的呢。


当然Aster挤兑我纯属好玩,不涉及观念问题。她还建议我去她那儿跟她谈恋爱来着(我拒绝了!)。她这人的主要问题是特别讨厌。


其次,我建议你对自己的人生保有信心,但不要因此而高看我一眼。而且我觉得我这人的最大优点不是有活力,是能够直率地说出自己的观点,包括自己的优点。


我就直说了,据我暗中观察,大多数人都不具备共情别人的能力,或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懒于理解别人。我自己相对麻烦一点,喜欢推敲别人行为的动机——更准确地说法应该是:用自己的价值观去演绎别人。如此一来,很多人和很多事情不一定合理,但是所有事情一定都有原因。剔除道德上完全没有瑕疵和全是瑕疵的样本之后,所有人都是普通人。


我试着理解过背后说我坏话的大学室友,在我严重抑郁时叫我好好反省一下的前男友,催我结婚的妈妈,给了我无数工作的烂摊子又不给我尊重的领导,我爸为什么做饭这么难吃,有些小妹儿在工作上简直如同弱智但甩锅能力一流,等等。


同样,我也理解过说喜欢我的人。


在我们这个年代,说喜欢别人和讨厌别人都是非常轻易的事情。可能上个圈你咬牙切齿恨不得诅咒她全家的太太,这个圈就成了你天赐的瑰宝;在网上被你供上神坛的女神,见过一面就拖进黑名单。我们的情感付出毫无代价,又极易被这种情感所蒙蔽。


这话说得很重,会让你有一点伤心。憧憬是距离理解最遥远的感情,一旦你理解了,就很难轻易说出那些中年人“散发恶臭”和“讨厌”,并把我作为一个偶像和他们分离开来。我们拥有同样的秘密。我们拥有同样的烦恼。单单是生活的琐碎就能让人精疲力竭,能够勉强保持自己还有个人样堪称难能可贵。


我相信对自己和生活失望是每个人的日常功课。


但你永远可以选择不要放弃它。


 


有一天,我和饼老师聊天,我说我很羡慕你年纪小,不像我,想明白的时候已经快三十岁了。


饼老师跟我说,那还不抓紧补回来?


 



评论

热度(2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