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与灯

看文收藏小号。

谢谢惠顾

蹈海:



茨木LV53,在这个地下城是榜上有名的,他来得早,做的任务类型也多,因为顾大局战斗力也不错,往往担个队长的职位。时间久了,地下城里也都成双成对,在这个不知明日是否会就此死去,埋骨他乡的密闭鸟巢中,恐惧催生爱意和繁殖欲望,哪怕是冷心冷性的人,时间长久,难免也要几个同行或爱侣。茨木在榜上大放光芒,自然也有人心悦,众人寻了由头拖他去喝酒,套他的话,酒过三巡,茨木才迷迷糊糊说不是性冷淡也不是给,他是有心仪的了。

队伍里小道消息传的飞快多得是妖狐的功劳,他还身兼情报贩子,此时为了工作和好奇心都免不了凑上前去。又是一剂迷魂汤灌下来,茨木面露红晕,说他喜欢的地下城中心点药剂道具贩售点的老板。

茨木摇头晃脑:你们也都经常去的,你看,我们这样朝不保夕的,想要找个不会死的伴侣,谁比得上老板?虽然是NPC,我也喜欢。不要有种族歧视撒。

众人陷入沉默,还是靠妖狐打破:但是,茨木……

茨木摆手打断:不必劝我,我知道和NPC没有好结果,但是恋爱自由,你们不要拦我。

妖狐眼角抽动:但是,茨木,老板它是个葫芦啊!

茨木就在那里絮絮叨叨,说葫芦怎么啦,论葫芦,老板也肯定是葫芦中的极品,晶莹圆润,色泽细腻,收口窄圆底匀,简直可以说是葫中佳偶芦中天仙了。又说妖狐你不要用那种怜悯的眼神看我,你说说看,你们谁在任务里被搞得半死不活,回来第一件事不是去找老板?补红补蓝的,看老板的眼神跟看亲爹似得,我早就看不过眼了。妖狐争辩了几句这难道就是你搞人外的理由,茨木就一脸鄙夷的在妖狐大天狗荒川身上一一扫过,呵呵一笑道,你们这些花鸟鱼虫猫猫狗狗的,也好意思说我?

大天狗本来在一边研究新副本攻略,无辜中枪,默默走了。

茨木的小队也担着开荒任务,先是疏通各个小型副本,再过BOSS点,但是后者也不知怎么,后期愈来愈少。按说随着他们的进度推进,怎么也该是九死一生,但到现在,也算还过得去。每次要过BOSS点,茨木就会提前写申请表格,然后交给道具店老板,虽然他也不懂一个葫芦是怎么处理申请的,但这并不妨碍他用欣赏的眼光打量葫芦。天有不测风云,小队的治疗萤草在一个中等难度的副本里意外受伤,按照攻略,药物得过了BOSS点才拿得到。茨木虽然递了申请,怎么也要三五天才能进入,但是萤草半夜烧的厉害,他也就等不下去。

果然是九死一生。

茨木浴血倒地,奄奄一息,心里算着再捱几下,自己恐怕就没甚回城机会了。倘若关底都是这样难度,现如今地下城的存活人数究竟多少,也很难说。他因为失血而有些神思混乱,想了好半天,忽然非常后悔,后悔来之前应该跟老板表白的,虽然对方是个葫芦,难保就能听懂呢?全城现在都知道他是个暗恋葫芦的高手了,偏偏葫芦不知道,妖狐只晓得他的爱来的莫名其妙,不知是哪里的吊桥效应……或许是真的,或许他就是,但这并不妨碍他喜欢老板。

在这个冰冷而危机四伏的围城之中,起先没有那么多人,只他一个,被莫名拉至这个世界,亲朋好友俱是没有。人说生死有命,可茨木要死了,连个记得他的都没有。他那时候不笑也不讲话,亦无人同他讲,白日浴血奋战只求生存,夜晚回到这无人空城,日复一日,像个瘦削的影子。后来他实在受不了,就和葫芦搭讪,葫芦的设定问题只有三个,一个是‘这个城市的基本状况’,一个是‘如何使用道具和限制’,还有一个是‘关于我’。茨木最喜欢的就是戳老板的第三个对话框,葫芦就会用一种拙劣的拟人化的口味介绍这个道具店的售卖种类,茨木的自由活动时间有五个小时,一个小时就会耗费来做这个。等葫芦说完,他就会自我介绍,说我是茨木,运气很差,不知道为什么来这里,希望老板能给我的红蓝药打折啊?话是这么说,也不真的指望葫芦有反应。另一个,则是买来又售出物品,听葫芦的语音:谢谢惠顾。葫芦的声音真好听啊,茨木心醉神迷,葫芦并非凡品,做葫芦是个美丽葫芦,要是化形,也一定是个好相貌。

况且,他咳出血来,心里想:况且我的红蓝药都是七折,葫芦未必没有一星半点喜欢我。水滴石穿,就是一串程序,也该被他念的出BUG,茨木持之以恒,打定主意要抱得美葫归。星夜似海,前尘如雾,前头的年月和空无一人,总有个愿意听他说话的,听的时候,不走神也不作假。外面的世界倒不一定有葫芦的诚恳。

想到这里,茨木更后悔了。

他在这里躺着等死,等了半晌,死却姗姗来迟,抬头看过去,却发现眼前的境况完全是一副魔幻现实:葫芦在那里大展神威,打的BOSS抱头鼠窜,那一向冰冷的无机质声音还说道:说了这是我的金主,你还搞,搞什么搞,是想要本大爷像前头二十几个副本的BOSS一样把你做成LV1的史莱姆拿去给人杀啊?冒险者都死光了我们难道在这里堆灰吗智障,知道什么是经营策略吗,知道什么是可持续发展吗,你再狡辩信不信我打爆你的狗头。语气平静,内容却很狰狞。茨木陡然知道这样黑暗的内幕,瞬时目瞪口呆,看着道具店老板和怪物狼狈为奸,等葫芦打跑了BOSS,施施然飘过来,茨木还没有回神。

葫芦温柔道:你都看到啦?

茨木:等一下老板,能不要说这种灭口必备的台词吗,我有点儿慌啊。一边慌,还一边继续欣赏葫芦,脑子满是往常可没有这种迷人的角度能观察老板,赚了赚了。

葫芦像是能听见他心声,一时哑然:你就不能有点激动的情绪?

茨木想我激动什么呢,我是出了车祸才来这里,到城中的人,多多少少也是在凶险中。他隐约猜到现实里自己已经身死,往深处想,甚至可以得出葫芦是做慈善的结论——即便是人家要他们做动力源,又哪里有立场资格拒绝?茨木这些年下来,已经不再想追究。

葫芦却不依不饶:要本大爷破格救你,可是要有报偿的。

茨木愣住:多少啊?

葫芦报了一串天文数字,茨木眼睁睁看到自己户头上的钱币直接扣成负数,一阵心肌梗塞:葫芦和BOSS狼狈为奸都没让他这么憋闷。他有些虚弱的问:能不能打个折啊老板?

葫芦呵呵一笑。

茨木放弃挣扎,呆滞的望了一阵月亮,才伤感地说:债多不压身,我这样半死不活,也走不到城里了,能不能麻烦老板送我回去?月光清亮,同他初来此地时一样,辉映在无人的空城中,辉映在独自一人回城的他身上,浑浑噩噩,空虚比怪物更甚一筹,只等将他杀死在死寂中。去哪里呢?哪里都可以去,他走在这里,能住到任何一间屋子中,就像他活着时有那么多感情和归宿在无数房屋之中,却没有一扇门真的属于他,到了这里,竟然还是这样。茨木过去并不觉得孤独,因为从早到晚,要做的事有许多,为生存也有许多,只等独自坐在椅子上,才堪堪发觉无事可做。

这条河流上有无数船只,无数人来人往,河岸旁往复循环,也没有真正可停驻之处。他感到空虚。黑暗温柔的遮盖上来,生出一种平静的倦怠。茨木走进道具店,百无聊赖,摁对话框‘关于我’,心里并不怎么抱着期待。但葫芦倒真的开口了,语调声音俱是机器的冰冷,情绪也是人造的不协调,但还是同他说,史无前例的,第一次有了不同的内容:我叫酒吞,是道具店老板,可以给你七折。像是颗被敲碎的顽石。

茨木趴在桌子上,那种了无生趣的冰冷逐渐退潮,愣了好久,又一个人开始笑:他竟然是被七折救了。

葫芦闻言,沉吟一阵,在茨木面前化形成个男子,红发耀眼,果然是好相貌。

他背起茨木,往城里走:这也是要付钱的。

茨木趴在他背上,虽然已经是负资产,也还是乐不可支。酒吞用看智障的眼神瞧了他好一会儿,才叹口气,语调有点当年被他摁了一百三十次对话框的无可奈何。

谢谢惠顾,他对茨木说。




END。




评论

热度(833)